睛天娃娃

【寡鹰】Little trip(哨向架空半au)

最近忙到飞起没有时间修文写文啊…最近一个月可能只能偶尔摸鱼了…小天使请不要放弃我😂(虽然我在ooc的道路上开始走得越来越远了趴…)
———————————————————————
雾气弥漫的浴室中,Clint双手撑在洗手台上,也不管淋浴喷头还在哗哗地冲着,只注视着模糊的镜面,感觉脑子里也充斥着雾气。

一个小时前的那场小型爆炸造成的物理伤害最严重的程度大概是爆炸的碎片敲到了几个资本家的头,哦从精神层面讲,还砸到了他自己的脑袋,想来是他要叫走cap的行为触到了那些人脑子里行动的那根神经。这么说,这确实是针对cap的一次行动。但最后中了招的不是队长而是他自己,恐怕事情要复杂了。这时他突然感到房间里突然出现了一块温暖的橘色,而那块橘色停在了浴室的门口。他甩了甩头上的水珠,抓了块毛巾擦着,主动地打开了门。

“hi,Nat,媒体的人怎么样?”

女特工却没有给他多说话的时间,她利落的夺去了Clint还在擦头发的毛巾,粗暴地边擦边把他往床边推,最后一把把他推倒到床上,双手抱怀站在床边:“现在你IMF的身份爆给了媒体,接下来你还想怎么作,说吧”

明明很生气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波动,Nat果然是爱我的呢,他一边乐颠颠地想着一边还在吐槽自己真是心大居然敢面对Nat的怒火。

看着这只小鹰居然还敢走神的Natasha眼神一厉,躬身将手温柔地抚过他的脸颊,顺着脖颈滑到肩膀,下一个瞬间这个温情的场景中出现了一只雪狐,尖利的牙正抵在Clint颈部的动脉上。

"你怎么肯定他们会来,在刚刚从同一个地方被我们逮过正着的情况下?"虽然从链接传来的情绪很平稳,但Clint看着眉头挑得高高的的Natasha,再加上颈部抵着的尖牙,心中还是顿时警钟大作:"Nat, 我只是…"

"不相信他会害你?自从在克罗地亚把你耍得团团转之后?"女特工咄咄逼人的目光让Clint不由自主地往床榻里缩了缩,"还是说,有什么值得你…"

“Clint,Mr.Hunter在楼下,要让他进来吗?”

看见队长进了房间,Natasha皱了皱眉,抽回了手,那只叫Rosalie的雪狐轻轻在Clint脖子上咬了一口,也瞬间消失在了空气中。

如获大赦一般的Clint瞬间从床上弹了起来:"让他去公共休息室等我一下吧thanks cap~"Steve却在门口一站,堵住了唯一的出口:“Clint, Natasha说得对,虽然我们相信你的判断,但你不应该这样将自己故意置于险境,”他的眉头皱的更深了,在灯光下投出一片深重的阴影,“况且这一次他们摆明了是冲我来的,会更加危险”

Clint原本嬉笑着的表情瞬间柔和了下来:“我有Nat和你们呢,可不会把自己搞得太惨,况且这是个突发状况不是吗?Avengers一向擅长应付突发状况,我们是一个团队,不是吗?”

Steve皱着的眉终于缓和下来,Natasha脸上一直绷着的表情也松了一些。她起身到衣柜里随手拿了一套衣物摆到床头:“Cookie还是不能出现?”Clint点了点头,从链接递了一些安抚的波动过去:“但他没什么事,头疼也在减弱,应该没有太大问题”

“这样最好”Natasha一条腿半跪上了床,居高临下地用纤长的食指挑起Clint的下巴,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就算是你,也不能动我的东西,玩得太过火的话,你知道后果”

"Yes,mam."Natasha看着清澈的狗狗眼里带起暖暖的笑意,拇指抚过Clint的嘴角,满意地印上一个红印,起身离开。

Clint转身去拿那套衣服,这时才看清居然是一套他在复仇者大厦从不穿的西装三件套,皱了皱眉,还是迅速地换掉了只穿了一半的睡衣。套上外套衡量了一下自己的违和感,毫不犹豫地把外套和领带并着那件马甲果断地扔回了衣柜,准备离开自己的房间,才发现Steve还呆呆地站在那。

"Cap?"

“什…什么?”Clint却看见向来沉稳的美国领袖白净的耳朵刷地一下染上红色。

“我们该走了。”

“哦对,我们走吧,你…你口红印…擦一擦…”

Clint随手擦去唇边的红印:“Nat真是太霸道了,对了cap,你知道吗,Ethan之所以是IMF的传奇特工,是因为他任务中运气好到爆,日本有一种强运的说法用在他身上简直太合适”

“这…这样哦”

“虽然每次都会搞坏好多物资,现在财务部见到他的名字简直是如临大敌”

“这…这样哦”

"Cap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人啊?"

“这…这样…啊?!”

一旁笑得不怀好意的Clint看着美国队长又红起来的耳朵尖,暗想如此珍贵的画面回头一定要找Jarvis做上备份。

———————————————————————

Ethan并不是第一次去到这样的豪宅,大而明亮,随意摆置的一个纸巾盒都可能是当季设计的新品,价值不菲,这都无所谓,但对于他,如此坐立不安,恐怕还是第一次。他不自觉地将自己的听觉再次调高,下一秒却又被不知道从哪响起的声音吓了一跳。

"Mr.Hunter,综合考虑您现在处于任务中的可能性为95%,结合体温及精神状态评估,给您倒一杯柠檬苏打水可以吗?"

“当然,谢谢。”我还以为这种阔佬加花花公子住的地方只有酒呢,他暗自腹诽,表面上端着平静,却又被天花板上面突然的声响吓了一跳。Ethan接过了那杯机械手臂端来柠檬苏打水,刚抿一口就有些玩味地挑起了眉头,古巴朗姆,鲜榨甘蔗汁,留兰香和小青柠,相当正宗的一杯莫吉托,然而却顶着苏打水的名字。

“Havana的Mulata,品味不错。”

“…当然,可惜不能和你分享这瓶我刚拍到的Vintage Bourbon”已经尽可能放轻了脚步的Tony有些悻悻地摸了摸鼻子,转到吧台给自己倒了一杯加冰波本,晃了晃杯中金黄的液体,遥遥地对Ethan祝了一祝。

“我听说小鸟, oh 不你们叫那个什么,Brandt,在你们那是个参谋?”

“…这应该算机密,但我想你们已经知道了,是首席参谋没错…”

“听起来怎么有点像Coulson那种类型的,oh no 一本正经的小鸟,想想都觉得好可怕…”看着Stark一副要压压惊的样子作势灌下一口酒,Ethan在心中默默地翻了一个大白眼:“今天Jane进入舞会的时候你应该就已经发现了她的身份,把对你有特殊目的的特工带入私人区域,Mr.Stark对待威胁都这么有把握吗?”

“对我有特殊目的的人我见得多了,我对我自己的魅力也很有信心,况且”他冲Ethan眨了眨眼,“美人作陪,当然乐意效劳”

"Mr.Stark果然是情场老手”他露出一个温和的微笑,也将杯子向Tony的方向举了一举。

“看来你们聊得很开心嘛,Ethan,这是Steve,cap,这就是Ethan”从电梯中走出的Clint白衬衫配西裤,却踢着一双小熊拖鞋的形象让Ethan的眉毛不受控制地抖了一抖。

“很高兴认识你,Mr.Hunter”跟着Clint身后走来的高大的青年英俊有礼,确实是不常看电视的Ethan也能认出的那张美国面孔。

"这是我的荣幸,Mr.Rogers,Brandt,你没事吧?"他简略地和Steve打了个招呼就将注意转向了旁边的Clint。

“没事,不如说,那个消息就是我们放出去的,让你来这,是我的意思”

“我需要和你单独谈谈”

“说起来小鸟你什么时候变成了这种古板的角色,指令什么的我以为是Mr.Agent的专利,oh sorry,我忘了你也是Mr.Agent,”Tony从吧台里绕了出来,要把Clint推到沙发上坐下:“所以,不打算分享一下?”

“我以为对于Tony Stark秘密和女人都是不可分享的?”毫不留情地嘴炮了回去的Clint还是示意Ethan一起坐下:“他们两可以信任没关系”

“在我收到的指令是不择手段从复仇者中营救你之后?”对于Brandt这样自己没在外人身上见过的信任姿态Ethan不知为何就有些生气。

他却看见Brandt笑了,带着他所熟悉的沉稳和不熟悉的张扬:“因为我要他们疑心复仇者先发现了我的价值,让他们以为,他们发现了一个哨兵向导同体的宝贵实验体”

“IMF在这一次的行动中高调到可疑,额,不是说你们的行动方案不靠谱,是说情报的来源和可靠度,明显的在目的上做出了掩饰”

“九头蛇这一次的行动像是冲着阿森纳来的,但他们却是似乎不知道1648号文件就是阿森纳的条件下精确地向IMF透出了这个文件号的情报,再加之之后针对队长的袭击,毫无疑问,他们手里,有这一份文件的副本或残本。”

———————————————————————
总感觉哪不太对?😂

【寡鹰】Little Trip(哨向架空半au)

不知道为什么回复不了评论啊忧伤…来摸个鱼
——————————————————————

“今天的任务真是糟透了,”Jane泄愤一般地把腿上解下的绑带摔到了安全屋的桌上,把Benji吓得一抖,差点被椅子绊倒,“我们至少应该要知道那份文件的内容,而不是这样放弃任务一无所获,该死的女间谍”

“也许我们并不是一无所获,把我们派到那里的人,他知道这份文件的存在,然而并不知道它不是一份电子文档,或者,”Ethan突然神色一变:“我们只是掩护,替罪羊…”

"Oh god Ethan你得看看这个…"安静了很久的 Benji突然的出声打断了他的思路,"安静 Benji,陷害IMF,他们想得到些什么?"

"Guys你们真的得看看这个 "Benji难得地没有理会Ethan的话,将影像投到了大屏幕上,是实时的新闻报道,来自复仇者大厦。

“今晚在复仇者大厦发生了自杀式爆炸事件,袭击者在Stark集团的举办的宴会中引爆了体内的小型炸弹,唯一的伤者已被送往医院,之前有舆论导向该袭击可能与IMF小组相关,但伤者据悉为IMF首席分析师,并且复仇者官方已出面澄清确与 IMF无关,这可能是九头蛇在神盾局解散后的第八次…”

“Ethan, please tell me Brandt wasn't there …”

“…Yes,he is”Ethan的心已经沉了下去,他呆立了几秒,突然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掏出自己的手机,颤抖的双手几乎无法无法拨出那个自己熟记的号码,一向迟钝的 Benji都察觉到了他的不对劲,沉静的精神领域笼罩了他的大情绪波动。

“…嘀…嘀…嘀…”无人接听,还是无人接听,不安已经渐渐转化成了焦躁。从未见过Ethan有如此大情绪波动的Benji在哨兵强势的精神压迫下已经有些慌张“E, Ethan, 冷静点,你还好吗?”

他稳了稳自己的情绪,回答道:“I'm OK,Brandt的事我们等复仇者那边的消息,Benji,将Stark的文件回报,追踪那条线路,Jane,你和我回总部,试探一下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找到IMF里的内奸…”

“还得弄清为什么Brandt会在那儿,看他的样子并不太像是去参加宴会…的样子…Ethan…Brandt不会是…”整个安全屋突然陷入了一片沉寂。

而这死寂被嗡嗡的震动打断了,Ethan摸出那只任务手机,毫不意外地看见了‘保密号码’的显示:“Hello, it's James”

“Agent Hunter,这里是cheif Fred,你们拿到任务的文件了吗?”

“Yes Sir, but…”

“很好,即刻将这份文件传往总部,然后你和你的小组有一个新的任务,你们在复仇者大厦有没有见到chief Brandt?”

“No,Mr Fred,我想我需要和局长通话,可否请您”

“Director Huntley正在欧洲参加一次秘密会议,无法取得联系,chief Brandt现在是IMF的最高长官,因此我需要你的小队即刻前往复仇者大厦对他进行营救”

“营救?”

“Agent Brandt作为前期潜伏接应的特工,以代号Hawkeye的Clint Barton身份先行潜入复仇者,但在今晚遇袭后暴露失连,你有六个小时的时间完成任务,请务必救出William Brandt,祝你好运。”

“是否有谈判余地?”

“任何方式,保证首席的安全。”

———————————————————————

【寡鹰】Little Trip(哨向架空半au)

在有存货的时候再来发一章~(其实卡文了划掉)
———————————————————————

Jane发誓自己的特工生涯中遇到的最离谱的事绝对是和任务目标一起看到自己的队长被貌似本应在休假的参谋制在了地上,参谋居然没有穿西装,该死的阔佬还状况外一般轻佻地吹了声口哨。她迅速拔出藏在高衩裙下的短刀,制住了Tony Stark。

“Ethan,现在是什么状况?”忽略了耳机中Benji"任务中你应该叫代号,山雀,还有为什么 Brandt的名字会出现"的追问,Jane挟持着Stark进入了大厅。

一个平稳的英伦口音突然响起。“欢迎来到复仇者大厦,agent Hunter and agent Carter.”

"Hey,hey,放松些,那是Jarvis,我的电子管家!"Tony有些不舒服地想要远离那把又近了一些短刀。

“Jane,放开Tony。”Clint从地上翻起来,顺手拉起Ethan,“没关系,我能保证你们的安全。”

"Oh小鸟,以防你忘了,这里我才是屋主…”

“闭嘴Tony,我可保证不了你的安全,”Clint朝着他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待Jane有些警戒地放开了他才介绍道:"Tony Stark,你们的阔佬"

“别忘了天才,慈善家以及花花公子,以防你们不知道。”不再受胁迫的Tony惬意地松了松自己已经松垮垮了的领带,愉快地接受了弓箭手的一只中指。

"这是Jane和Ethan,"

“IMF传奇特工小队的队员以及传奇特工,以防您不知道,Sir.”平稳的英伦音再一次响起,“oh J你不用告诉我这个的,”Clint一下子没忍住笑了出来,Ethan和Jane带着玩味的眼神对视了一眼,好奇地挑了一下眉头。

“回到正题,”Clint给所有人倒了苏打水,收起嬉笑的态度问道:“Ethan,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

Ethan瞥了一眼没有回避意思的Tony Stark,又看向Clint,在得到他一个肯定的眼神后继续说道:“我们这一次的任务,是Tony Stark储存在大厦的一份文件,编号1648…“

"Tony,1648号文件是什么?"

“事先说明,这并不代表我信任你们,Jarvis,”

"Actually Sir,我扫描了独立主机与联动的局域网,并没有找到编号为1648的文件。"

“Ethan,文件内容呢?”

“…是Stark集团与活动在东欧的恐怖组织A.I.M的秘密武器交易清单与协议”

"Seriously?Stark集团不会有我不知道的交易,I mean,大概可能没有,但我已经不做武器交易了,更不会跟A.I.M做。”

“这是真的,”Clint叹了一口气,“谁给的你们这个任务?”

“Chief Fred,我以为我们的任务都是经过你授权的?”

“所以我调度的后援与物资都去了大马士革,”Clint头疼地揉了揉额角,错觉一般听到了Jarvis犹疑的语句。

"But Sir,确实有一个1648文件,actually,是一份纸质文件,是您的父亲留下来的,文件名是阿森纳"

“阿森纳?!”

这个语气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事,Clint暗想,"Tony?"

Stark意味深长地看向Clint,“阿森纳是我父亲的一个,uh ,设想,crazy,but…”

“我也许知道阿森纳。”

“Nat!你回来了!”

"Yep."Jane已经条件反射地摆出了防御的姿态,Ethan有些警觉地看向这个无声无息出现在了他们身后的一头红发的美艳女人。

Natasha有些玩味地一挑眉,主动走上前向两人伸出手:“Natasha Romanove,Avenger"

“Ethan Hunter.”手很光滑,不像惯用武器的样子,但是气息很有侵略性,再加上自己在她出声前完全没有觉察到她的存在,绝对不是普通人,Ethan暗暗思忖。

Natasha目光一凛,一只手却伸过来制住了她的手腕。

“Nat,”

"Agent Hunter,这件事已经超过了IMF能够处理的的范围,请交由我们处理,"她安抚般地抚摸了一下搭在她手腕上的那只手,然后不留痕迹地挣脱了Ethan的手,“况且你们有更紧要的事,例如IMF中是不是混进了什么不太干净的东西,不是吗?”

———————————————————————

【寡鹰】Little Trip(哨向架空半au)

        哨向半架空,Brandt&Clint无差且为具有一部分向导能力的哨兵,寡姐Bucky为黑暗哨兵设定,寡鹰已绑定,更新超慢且大坑,大写鹰眼痴自娱自乐,先放一小段再决定要不要继续发 (划掉)以及不承认复联二及之后的所有(划掉)排版废加文废锅都是我的(再划掉)
   

      "Are you kidding me?"看着Benji摆出一副‘come on,你可以的’表情开始念叨和哈法利塔相比,Stark大厦,不,现在是复仇者大厦,爬起来并不算什么时,传奇特工的头开始疼了。

     "…这一次我们有充足的准备时间做完备的装备测试,不会有问题的""如你所说,我们时间充足,充足到能够…""不可能,"Benji飞快地打断了他:"我绝对不会承认,但是我黑不进Stark的系统里!并且这一次只需要爬五层楼,这对于你并不难!"

      传奇特工眉头一挑,打量了一下Benji心爱的笔记本电脑,Benji立刻像被踩了尾巴一样飞快地抱起了自己的‘老婆’:"Hey!Stark是个天才!他使用的是一套经过多层加密的独立演算系统,相当复杂,要破解我至少需要获得他的密匙来解构他的编程法则以及…"

     "Benji,"传奇特工沉下来的语气成功地让程序员停下了碎碎念,“so,两天后复仇者大厦将会举行一个针对公司内部人员的圣诞party,Benji,搞定邀请函和豪斯大厦的安保系统,Jane,enjoy the party,别忘了Stark的动态口令。”

     “Got it."女特工利落地和上口红的盖子,无视了Benji好想戴面具的抱怨,带着些许惋惜开口:“看来Brandt的勾引阔佬又要等下一次了。”成功地让Ethan后面的部署噎了一下。

     说到Brandt,Ethan心中有些小小的不满已经积压了很久,在IMF重组后,Brandt虽然不需要继续局长代理的工作,但重新接任新IMF的首席参谋在这个解散了将近一年,百废待兴的组织中,意味着无穷无尽的工作。

      Brandt用了三个月泡在总部忙到天昏地暗让IMF重新走上正轨之后,就递了休假报告再不见人影,也就是说算起来,和重聚后的Ethan小队一起出任务的次数,算上部署指挥的参与,也仍然是零。这让习惯了从首席参谋那儿接取任务的特工队长很是不舒服,再加上这一次的任务,内容与含糊的说明都让Ethan有些不安。

     "…重复,Tony Stark为本次的任务目标,任务内容为进入复仇者大厦获取其与活动在东欧的恐怖组织A.I.M的秘密武器交易清单与协议,必要时可清扫任务目标,可自主选择特工参与任务,此段信息将于二十秒后销毁…"

    但IMF从来都是IMF, Ethan Hunt 也从来都是那个不会在任务完成之前放弃的传奇哨兵,即使这一次他面临的是在七十层的高度溜索,还要再次重演哈利法塔的高空攀爬。

    Jane 顺利地进入了会场并与Tony Stark搭上了话,一如既往的专业,耳机里还能够听到阔佬对Jane大声的赞美和自曝家底。

    “雪狼到位,山雀,把他带到没有人的地方,获取信息后记得进行暗示。”“花栗鼠到位,我提议以后都用精神动物做代号,这样真是太带感了,特别有实战的感觉,…”

     默契地无视了Benji,标枪上的吸盘成功地黏上了大厦的玻璃幕墙,Jane发出的邀请也毫无意外地获得了阔佬炫耀般的赞同,主动邀请她参观自己的钢铁盔甲,一切都很顺利。

     Ethan 紧了紧系住绳子另一端的绳结,确认好装备后,顺着溜索一边向着不远处的大厦滑去,一边心中暗暗祈祷这一次Benji的装备能让他及时停下来不至于在玻璃上砸得太惨,然而他没料到的是,当他很接近绳索尽头时,那块玻璃连带着吸盘突然消失了,失去了支撑的Ethan随着惯性直接摔进了黑暗的大厦中。

    他顺势就地翻滚抵消了惯性后毫不停顿地拔出腰上装备腰带中的匕首,就着半跪的姿势迅速向屋内人的下盘攻去,在那人跃起时微后仰躲开了踢来的双腿并迅速将刀换到了右手,右腿迅速向其支撑处扫去。

    来不及感叹对手后空翻的干净利落,迅速贴身挥出匕首,手腕却一阵剧痛,匕首被那人一个漂亮的反手动作接住反向他攻来,Ethan顺势一躲错步贴上那人背后,准备向后颈攻去时那人突然身形一矮,借着Ethan攻击的力道,将他拽倒在地,压了上去。

     Ethan迅速擒住那人拿着刀的左手,准备用一个头撞破开桎梏时,他猛然停住了,楞楞地看进那双在黑暗中显得格外明亮的蓝色眼睛中去。

     “Brandt?怎么是你?”Clint眼中同样写满了惊讶,他松开了自己抓着Ethan的手,伸手抓乱了自己沙金色的短发,"Ethan,你怎么在这?我明明记得你的这一个任务应该在大马士革?”

     没等Ethan来得及困惑,整层楼瞬间灯火辉煌。“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了,他们的任务目标Tony Stark身旁伴着美艳的女特工走了出来。

———————————————————————